阿拉论坛茶余饭后社会新闻 → 弄垮中航油的主犯陈久霖任国企副总了

  共有162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弄垮中航油的主犯陈久霖任国企副总了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vivianguo092
  1楼 个性首页 |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主页 | UC |

形象
资料
宠物
荣誉

发贴心情
弄垮中航油的主犯陈久霖任国企副总了

 

中航油巨亏案主犯陈久霖更名复出 任央企副总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因把中航油拉入炒作期货的巨亏漩涡而在新加坡服刑1035天的陈九(久)霖

  因把中航油拉入炒作期货的巨亏漩涡而在新加坡服刑1035天的陈九(久)霖,出狱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再度复出,引起业界关注。这位一度顶着“航油大王”、“打工皇帝”等多顶耀眼光环的风云人物,如今希望国人能给予其更多的包容,“只要得到支持,我有信心重新登上成功的殿堂,再创辉煌!”

  不过,现任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陈九霖,不过是该公司8位副总之一,而且是分管人力资源。无论是公司还是自己的分管业务,都和让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石油再无半点关系。

  这是刻意避险,还是无奈之举?记者了解到,陈九霖出狱回国后曾有意重回中航油工作,并曾公开发表《如何扩大我国石油话语权》的署名文章,种种举动无不暗示其有意继续石油梦想。

  任葛洲坝副总分管人力

  “陈副总分管人力资源,今年入职。”昨天,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葛洲坝国际”)内部人士这样告诉记者。在葛洲坝国际官方网站的高层人员介绍中,陈九霖也赫然在列。

  这是陈九霖出狱后的第一份公开职务,尽管与其从事多年的石油行业毫无瓜葛,与其曾经的一把手位子也相差较远,但与以往大多“出过事”的国企高管默默无闻不同,陈九霖如今重回国企,且仍为国企高层。

  葛洲坝国际成立于2006年,是国资委下属葛洲坝集团的子公司,负责归口管理葛洲坝全集团的海外经营业务,曾先后在亚洲、非洲和南美洲的十多个国家承接了30余项国际工程,在全球最大的225家国际承包商中排第99位。葛洲坝国际的经营范围包括水利水电等建设工程的总承包、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等,与石油没有半点关系。

  记者了解到,陈九霖目前是葛洲坝国际的8位副总之一,分管人力资源。葛洲坝国际人力资源部的具体业务包括人才招聘、人事管理、教育培训等。而在入狱之前,陈九霖是中航油总裁,一个企业的总掌舵人。

  此前,陈九霖在出狱后一度表示要向上级组织“讨个说法”,他认为,中航油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是经过公司董事会、证监会和民航局批准的,而给他定罪的主要起因之一——股票配售也是经过批准的。

  陈九霖是如何走上葛洲坝国际副总位子的?记者昨天几度与陈九霖的助手联系,希望采访到陈九霖本人,但对方表示陈目前不愿接受媒体采访。不过葛洲坝集团相关人士昨天告诉记者,葛洲坝集团的高层是需要国资委任命的,而作为集团下属二级单位,葛洲坝国际的副总完全由企业自行聘请。

  曾想回中航油再做石油

  “2009年初我回国后,又有不少企业请我当高管。也有朋友说,‘陈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帮你去运作一个能源基金,由你来管理。’”陈九霖此前曾在公开场合做出如此表示。现在看来,他还是选择了回归国企。

  值得一提的是,有知情人士昨天向记者透露,就在出狱回国后,陈九霖曾向中航油集团表达过想回去工作的意愿,但中航油集团没有接纳他,因为“一个被‘双开’的人不适合再回到中航油集团工作”。

  即便如此,陈九霖一直努力在石油领域继续发出自己的声音。今年5月4日,陈九霖在《中国企业家》杂志上公开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题目为《如何扩大我国石油话语权》,洋洋洒洒数千字,观点看起来也颇为“前卫”,认为我国必须通过倡议或者主导、牵头建立国际石油输入国组织等措施来解决目前在石油领域没有话语权的局面。据悉,这是陈九霖自2004年以来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文章。

  然而,经过牢狱之灾重见天日的陈九霖,不仅仅要调整自己的心态,还需面对更多问题。他曾表示,“希望我能够给我的家庭、朋友一个长期良好的环境,让他们能够生活得好,生活得幸福。当然,在事业上,我也希望继续做一些工作,为国家也好,为社会也好,做出我应有的贡献。”

  这或许是陈九霖最终选择回归国企的原因之一,尽管目前的职位或许对他来说并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学识、能力和智慧,但相对于能源基金或者其他企业,国企无疑更稳定,更有保障。

  此外,葛洲坝集团企业文化部相关人士昨天向记者透露,并不排除集团未来积极进军能源行业的可能性,毕竟能源是目前集团的八大业务板块之一。不过据了解,目前葛洲坝集团涉足的能源领域只是国内的煤炭业务。

  渴望国人能包容其过去

  “我曾经敲开过成功的大门,也经历过失败的历练,只要能得到支持,我就有信心重新登上成功的殿堂,再创辉煌!”在此前于母校北大的演讲中,陈九霖以这番话来结束自己的演讲。

  陈九霖没有言明他如何又能够获得怎样的成功,但走出阴影或许已是陈九霖目前最大的成功。“我早已经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了。”陈九霖说,“大家知道,章诒和有这样一本书——《往事并不如烟》。”

  往事的确并不如烟。作为拿490万新元年薪的新加坡“打工皇帝”,陈九霖接手持续处于亏损状态的中航油以后,迅速帮助公司摆脱困局,并垄断了中国国内航空油品市场的采购权,一举将中航油净资产从1997年的21.9万美元扩展到2003年的1亿美元。对于后来的巨亏,陈九霖这样总结道:“最终出现期权亏损事件,在某种程度上毁掉了我当时的梦想——我当时是希望将中航油打造成完整供应链的石油企业。”

  对于现在的境况,陈九霖曾表示:“希望中华民族包容失败的文化能够得到发扬光大。这些包容,其实是对我巨大的鞭策和鼓舞。”

  ■佚事

  陈久霖与陈九霖

  自从从新加坡出狱归国后,“陈久霖”就变成了“陈九霖”,无论是葛洲坝国际的高层名单里、署名文章里,还是公开演讲中……

  陈九霖的朋友对此解释称:陈先生的本意是,即使是“九死一生”,他仍愿为社会充当一滴甘霖!而陈九霖则简单地回应说,“久”与“九”自己一直都在通用。

  “男儿有泪不轻淌,并非内心无感伤。花团锦簇虽荣耀,成功全赖汗湿裳!我还是相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是陈九霖在公开演讲中“引经据典”的励志话语。也许,改名也是他激励自己的一种方式——即使经过多次失败,终会成功。

  不学尼克-李森

  有人将陈九霖比为尼克·李森,后者作为巴林银行的交易员,因对金融衍生品投机失败而令有着125年历史的巴林银行倒闭。但陈九霖在其北大演讲中表示,自己不会学尼克·李森,原因有三:

  “第一,尼克·李森出狱之后,拍了两部电影,写了两本书,公开做了很多场演讲,每场演讲都是收费的,一般收费每场达到5000英镑。但我不在乎去赚这个钱。不过,如果有利于社会,有利于大家去反思人生,我也不排除写写反思、回忆录之类的东西。

  第二条,我不会像尼克·李森那样,去讲‘中航油事件’。尼克·李森在多次演讲中提到‘我是如何搞垮巴林银行的’,甚至自称是一个‘流氓交易员’,目的是吸引眼球。我不会去讲‘我是如何搞垮中航油的’,我没有资格去讲!因为我不是‘中航油事件’的肇事者!而且,中航油目前仍然在进行着我当年所创下的基业,发展得还非常好。

  第三条,我不学尼克·李森,是因为我早已经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了。沉重的事越讲越沉重。我愿意讲些阳光的内容,讲些建设性的内容,给大家讲一些能够带来启示的内容。”



Post By:2010-6-23 8:25:03
买土特产、找农家乐,上阿拉新农村网,联系电话0574-86571972,网址:www.alacun.com        支持(0中立(0反对(0)

我家有一宝,爱吵又爱闹......岂是一个烦字了得!
车辆类型: 车牌号码: 识别代码:
  回到顶部    回到底部
RSS2.0 | Xhtml无图版 | Xslt无图版 | 网站google地图
Copyright 2009 - 2015 alacun.com 收藏本页到阿拉联盟
备案号:浙ICP备09008655号
页面执行时间 0.10938 秒, 3 次数据查询